故事 for 某個女孩 
Tuesday, November 24, 2015, 10:34 AM - 拌嘴日誌(兩性之間)   (同類別文章列表)
Posted by Administrator
發信人: Tsengkt (收心) 看板: netclub
日期: Sun Jun 28 19:53:58 1998
標題: 故事

前言

我要說個故事…

因為某個原因、我想要說出這個故事…

一個再平凡沒有的故事、開始得極簡單、結束得挺容易…

至少、在旁觀的外人眼中看來是如此…

真是如此嗎?我不做猜想…




我要怎麼開始這個故事呢?先從介紹我們的主人翁開始好了…

是個女孩、一個百合花般的女子…

有著一頭長而烏黑亮麗的髮、明眸皓齒、冰肌玉膚…

我實在不願意這麼樣形容、可是我再也找不出更適切的形容詞了…

女孩總愛穿著一身的白紗在海邊走著…

黃昏時分、金黃的海與純白的少女、那景象會醉人、真的…

事實上、女孩一直是不食人間煙火地生活著、無憂無慮地過著她的每一天…

直到大學時代…

我們都知道、大學必修三學分--課業、社團、愛情…

女孩也是這麼相信著、她在她的班上找到了屬於她的愛情學分…

至少她以為是屬於她的…




女孩好高興,因為這是她的初戀…

她第一次愛上一個人…

不管是在炎熱的酷暑中、還是寒冷的冬夜裡、有他的日子…

永遠是怡人的二十六度c…

女孩把自己的心裡填滿了男孩的影子…

腦子裡裝滿了男孩的名字…

總是這樣的、不是?一修起了愛情學分、旁的學分都不顧了…


基於班對壓力、女孩與男孩的交往是秘密的…

儘管對閨中密友瞞得辛苦、女孩仍是快樂的…

因為女孩與男孩的交往、是屬於她倆共同的一個秘密…

像是巧克力、帶點苦卻也有點甜,女孩一直是喜歡巧克力的…




一年多過去…

課漸重了、於是男孩同女孩說不要打電話到宿舍、不要常約會、不要…

女孩知道的、男孩是那種把課本讀了又讀、考試才覺得心安的那種人…

男孩就是所謂的「系館派」,而女孩則是「葉哮」(夜梟)…

(參考小野所著的「蛹之生」)

於是女孩乖乖地…

一個人去看海…

一個人去逛街…

一個人去看電影…

一個人去…

她總是一個人、忍受著黑夜、也忍受著白晝…


在電話旁守著、期盼男孩會打來…

或者來回地踱著步、在打與不打之間猶疑著…

她只想聽聽男孩的聲音、這也過份?

女孩總是忍住了、她不想打破對男孩的承諾…


聖誕節到了、女孩想邀男孩同去參加舞會…

快兩年了、給人家知道也無妨、女孩想…

只是男孩卻說功課忙、沒法陪女孩了…

於是在聖誕夜、女孩自己一個在海邊、畫了一顆大大的心…

在裡頭寫著她與男孩的名字、哼著她隨口編的關於男孩的歌…

潮聲和著她的歌聲、但是海浪卻抹去她與他的名字、還有那顆心…

一個人的聖誕夜、沒有聖誕老公公、沒有魯道夫、也沒有他…


隔天,卻聽見他與另一個女孩相偕到舞會…

指導她愛情學分的男孩、原來不只有一個學生?

早八百年前公開的事、女孩這才知道…

愛情真的是盲目的、不是?

女孩噙住淚水、強打著笑顏、努力地不給人們看出異樣…

直到歸家、她才徹底崩潰…

女孩哭泣的模樣、我不忍心描述…


她打了最後一通電話…

為什麼要騙我? 妳不是早就知道?

我不知道、從來就不知道! 總之妳不是我的結婚對象!

告訴我、為什麼? 別再打電話來、我還要讀書!

嘟、嘟、嘟、嘟…

女孩的思緒、靜止在電話的嘟嘟聲中…

沒有一句分手、沒有一個理由、只有冷冷的「我還要讀書」…

淚流下來了、女孩由著淚流、沒有擦…

因為她知道、擦乾了很快就又濕了…




她平靜地向好友述說這個故事、好友只是憤憤不平地嚷著要揭穿男孩的假面…

女孩卻是淡然、結痂的傷口、何苦去觸碰它呢?

人們好奇的眼神、同情的眼光,可比利刃還傷人啊…


女孩現在過得很好…

她再不會因沒聽見他說的晚安而失眠…

再不會陪著淚海這首歌掉淚…

再不會因男孩的名字而悸動…

再不會因男孩的容貌而神迷…

再不會…

女孩過得很好、真的…


後話

女孩值得更好的男孩…
發表回應 ( 共計474閱讀人次 )   |  permalink   |  $star_image$star_image$star_image$star_image$star_image ( 3.1 / 387 )

<<第一頁 <前一頁 | 691 | 692 | 693 | 694 | 695 | 696 | 697 | 698 | 699 | 700 | 下一頁> 最後>>